資訊 備孕 懷孕 孕早 孕中 新生 嬰幼
行業 檢查 不孕 孕晚 分娩 早教 喂養
婦科 乳腺 兒科 呼吸
子宮 經期 消化 皮膚
婚姻 婆媳
菜譜 理財

未婚先孕不享受二孩政策 多個家庭申請生育“二孩”未獲批準

科學育兒網 www.wbqzpi.tw   發布時間:2015-09-21 16:41:47

 “我都快30歲了,如果再不讓生就進入高齡了。”

2015年4月,山東臨沂村民毛蘭申請生育“二孩”未獲批準,不得不將腹中3個月大的胎兒人工流產。
盡管她和丈夫都是農村戶口,兩年前生育一胎女孩后,一直無法享受村里“一孩半”政策,不能再生一個孩子,毛蘭感到很無奈。
山東濟寧的尹然也在遭遇相似困境,她與丈夫均為農村戶口,且丈夫是獨子,但無論是“一孩半”或“單獨二孩”政策,她都不被允許再生育二孩。
《山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》有規定,對不符合法定結婚條件但生育一孩的,需依規征收社會撫養費,并且不再批準二孩生育。這便意味著,若第一個孩子是“計劃外”生育,夫妻便無法獲準生育二孩。
臨沂市衛計委政策法規科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根據規定,只要第一胎違反計劃生育政策,即便是夫妻雙方均為獨生子女,也不能批準生育二孩。
未婚先孕夫妻不享受二孩政策
毛蘭和尹然不能生育二孩,均因在第一胎女兒出生時,她們的丈夫都未滿法定結婚年齡22周歲,其時未領結婚證。雖然符合“一孩半”或“單獨二孩”政策的再生條件,但二孩準生證一直未辦下來。
“一孩半”政策,指的是從1984年起采取的在大多數農村第一孩為男孩的不得再生,而第一孩為女孩的農戶在間隔4到5年后允許生育第二孩的彈性計劃生育政策。《山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》第二十三條規定,“只生育一個女孩,母女均為農村居民且母親居住在農村連續五年以上,以農林牧漁業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的,經夫妻雙方申請、縣級計劃生育行政部門批準,可以生育第二個子女”。
有著同樣遭遇的,還有不少山東農村未婚先孕的夫妻。
山東濟寧人魏環的女兒出生于2012年8月,這是她和丈夫許強的第一個孩子。但在女兒出生時,許強距離法定結婚年齡還差7個月,兩人直到2013年4月才正式登記領取結婚證。
為了給孩子落戶,魏環和許強在女兒出生兩個月后就繳納了兩萬多元社會撫養費。
2013年12月,隨著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《關于調整完善生育政策的決議》,“單獨二孩”政策開始實施。
許強是家中獨子,魏環想到這一點時,就向村委會提交了二孩申請材料,但因第一胎女兒出生時沒有準生證,“屬于計劃外生育”,二孩申請未獲批準。
同樣申請二孩遭拒的,還有山東沂水縣的張雪。2011年,張雪第一個孩子出生時,她的丈夫楊平距22周歲還差23天,孩子落戶時也被認定為“計劃外”生育,繳納了3萬元左右的社會撫養費。
記者注意到,盡管“單獨二孩”政策放開后,各地相繼修訂計生條例以落實政策,但對生育許可的條件卻不盡相同。
2002年9月,山東省人大常委會首次頒布《山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》,并于2013年6月和次年5月作出兩次修訂,但均保留第44條規定,“對于不符合法定結婚條件生育第一個子女的,按照第42條規定的基數征收社會撫養費,并不再批準生育第二個孩子”。
而在四川、上海等地的計生條例中,一孩屬“計劃外”生育的情況,只需繳納數額不等的社會撫養費,并未被列入禁止生育二孩的名單。
 
“修法的可能性很小”
濟寧市衛計委法規科一位工作人員透露,該委已接到多起類似情況的反映,并已上報給上級主管部門,但目前只能按現行規定執行二孩政策。
不過這位人士坦言,“這個規定是有些不合理”。
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湛中樂也認為,“這種規定沒有任何道理”,他分析,既然國家已出臺“單獨二孩”政策,地方不應再設置前置條件。
湛中樂建議,此類夫妻可通過訴訟推動山東地方計生條例的修改,進而爭取生育權。
山東省人大辦公廳秘書處一位內部人士介紹,地方計生條例的修訂,均由省衛計委提出修改意見,再由省人大常委會審核通過,“具體修改還是他們在做”。
并且,該人士表示,省人大一般不對法律條例進行解釋,“執行都在他們那邊,我們解釋了也沒用”。
山東省衛計委基層指導處一位官員則對澎湃新聞表示,針對這一問題“修法的可能性很小”,他認為,下一次修法可能要等到全面二孩政策放開之時,“那時就不存在這些問題了”。
9月16日,毛蘭再次向村委會了解二孩申請情況,卻被告知,即使全面放開,像她一樣“計劃外”生育一孩的情況,可能還是不會被批準生二孩,“頓時心都涼了”。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
關于我們| 廣告合作| 使用條款| 合作伙伴 |聯系我們| 意見反饋| 網站幫助
Copyright © 2010-2017 科學育兒網 www.wbqzpi.tw, All rights reserved.
浙江十一选五任选码走势图